下载地址:http://8.134.143.45:8026/s/jRfM

内容介绍:

英国BBC经典LES大片《指匠情挑Fingersmith》原著中文版原创翻译(上)
——By Sarah Waters
第一章
  
  在那些日子里,我的名字叫苏珊.契德, 人们一般喊我苏。很遗憾,我知道我是出生的年份,但是不知道具体的日子,有什么关系呢,我就拿圣诞节那一天当作自己的生日。我相信自己是个孤儿。我从未见过我的生母,但是我知道她已经死掉了;这并不重要,她对我来说实际上毫无意义。如果一定要说我是某人的孩子,那么我的父母就是在泰晤士河旁的兰特街上的锁匠夫妇莎克斯比太太和埃比斯先生。
  
  我第一次思考有关这个世界以及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问题。
  
  第一次把我带去某个表演乞讨的是一个名叫弗洛娜的女孩子,作为报酬,她付给了莎克斯比太太一个便士。从那以后,人们都喜欢带着我去乞讨,因为我有漂亮的头发,就和弗洛娜一样,所以我们俩可以很轻易的装扮成一对姐妹.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她那个晚上带我去的是圣乔治马戏团。演出的是雾都孤儿,那真是一场糟糕的表演,我现在能记住的有戏院走廊的顶棚以及正厅后排深陷的地方;一个喝醉的女人,总是想要抓住我衣服上的缎带;那些闪亮的灯光,把舞台照得异常惨白;还有演员的咆哮,观众的尖叫。表演中有个戴着红色假发和胡腮的角色,在我看来他就是一只穿着外衣的猴子,因为只有猴子才会那样地跳来跳去;更糟的是一支狂吠的,有着红眼睛的恶犬;还有那最糟糕的,狗的主人―比尔.塞克斯,一个吃软饭的情夫。当他拿着手杖殴打那可怜的女孩南西,坐在我们前排的所有人都愤怒地站了起来。而某人损失了自己的一支靴子—它被扔到了台上,而我身边的女人大声地喊道:
  
  “哦,你这禽兽,流氓,你算什么东西,四十个你这样的蠢货都配不上她。”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整个剧院显得如此的疯狂,也许是因为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抑或那个尖叫的女人,或者是瘫软在比尔.塞克斯脚边可怜的南西; 无论如何,这种气氛让我感到恐惧,当时我觉得我们所有人都要被杀死。我开始无法控制的尖叫,而弗洛娜对此无能为力。 后来那个尖叫的女人抱住我,微笑着,但是那只是使我叫得更加的大声。再后来,弗洛娜也哭了,作为一个只有12,3岁的孩子她大概是被吓坏了。 最后她还是把我带回了家,并且被莎克斯比太太打了耳光.
  
  “这就是你想做的?把她弄成这样?”莎克斯比太太问道“你应该照顾她。 我不想让人把我的孩子雇出去然后回来时变成尖叫不止。你看她脸都蓝了,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莎克斯比太太一边斥责着弗洛娜, 一边我把抱到她的腿上坐着,我又开始哭,她安慰道“ 好了,乖乖。“ 弗洛娜沉默地坐在她的对面,只是不停的拉着她红红的脸颊旁的一缕头发。发火的时候莎克斯比太太就像是一个恶魔。她坐在她的个人专座–一把很棒的、吱吱作响的木头椅子,来回摇动着,盯着弗洛娜,穿着拖鞋的脚在地毯上有节奏敲打着,并且把一只手放在我颤抖的背上。
  
  “我知道你的小把戏。”莎克斯比太太 继续斥责着弗洛娜,当然她的确知道每个人的小把戏“你弄到什么了?一双手帕?再加上某个女士的钱包?”
  
  弗洛娜 把她的那缕头发放到嘴里开始咀嚼,她回答道“:钱包!”马上又加上“和一瓶香水。”
  
  “给我看看,” 莎克斯比太太说,一边伸出她的手。
  
  弗洛拉的脸变得很黯然。但她还是把手伸进了她裙子腰部的一个裂口;然后,你可以想象一下我的惊讶,当我看到从那个裂口完全不是一个裂口,而是一个缝制在她裙子里面的小丝绸暗袋。她拿出一个黑色的布料袋,和一个用塞子被一根银链拴住的瓶子。那个袋里头有三便士,半个肉饼-也许她是从那个想要抓住我衣服的酒醉女人身上拿来的。那个瓶子,打开瓶口的塞,是玫瑰的香味。莎克斯比太太用力地闻了闻。
  
  “收获真不怎么样阿!莎克斯比太太说
  弗洛娜 挠着头:“本来可以更好一些的” 转头看了我一眼,说:“如果不是她吵吵闹闹的话”
  
  莎克斯比太太又给了她一个耳光。
  
  “如果我早知道你要干什么,我决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你给我听清楚了,你可以让镇上任何一个孩子配合你偷东西,但是苏不行,知道了么?”
  
  弗洛娜 似乎有些生气,但是她还是答应了。然后莎克斯比太太说:“很好,把东西留下,不然我就告诉你妈你和男人鬼混去了。”
  
  然后她把我放到床上—先用手擦了擦床单,让它们暖和起来; 然后对着我的手指哈气,让我也暖和起来。在她所有的孩子中,我是唯一能让她做这些事情的! “不用害怕了,苏。”
  
  但是我依然感到恐惧,并且告诉了她我的恐惧。我说我很害怕那个情夫会找到我并且用他的手杖打我。她告诉我她也知道哪个情夫,他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她说:“他叫比尔.塞克斯, 对吧?他是 克勒肯夭尔人,不会跑到波柔 来捣乱的。这的小伙子比他厉害多了。”
  
  我说:“但是, 莎克斯比太太, 你没有看到他是如何殴打并且杀死了那个可怜的姑娘南西!”
  
  “杀死?南西? 不会吧,她一个小时前才来过这。她只是被打了脸。 她现在头发卷的不一样了,而现在你压根看不出她被打过!”
  
  “那他还会再打她么?”
  
  她告诉我南西最终清醒了过来,彻底离开了比尔.塞克斯。 并且认识了一个来自沃平的好小伙,在他的帮助下开了一个小杂货店.
  
  她拢起我脖子后的头发,把它们顺在枕头上。我说过,我的头发很漂亮,虽然在我成年之后它们变成了普通的褐色。莎克斯比太太总是用醋帮我洗,再刷到它发亮。这会儿她把我头发缕平,挑起一绺儿放在唇边。“要是弗洛娜再想带你去偷东西,你就跟我说–知道吗?”
  
  我答应了。再对我说完晚安之后,她走出了我的房间。她带走了蜡烛,但是却让门半敞着,而且窗帘是蕾丝的,街上的灯光可以透进来。那里永远不会黑暗,也不会安静。楼上有几个房间会时常有男女留宿;他们整夜的嬉笑吵闹,扔硬币,有时还会跳舞。隔壁住的是埃比斯先生的姐姐, 一个常年卧床不起的女人。 她常常尖叫着在恐惧中惊醒。 房子里到处都是莎克斯比太太的摇篮,婴儿们就像腌在盒子里的鲱鱼——头挨脚脚挨头的躺着。夜里的任何一个时候他们都有可能呜呜咽咽、抽抽啼啼,再小的动静都能惊动他们。这时候萨太太就会过去给每一个婴儿喂上一小匙杜松子酒,你能听到银匙和玻璃酒瓶相碰的叮当声。
  
  今晚,我想楼上的房间是空着的。埃比斯先生的姐姐也非常安静;也许是因为她的安静,那些婴儿也都安静的睡着。由于习惯了吵闹,在这种安静的时候,我反倒无法入眠。 躺在床上,脑海里依然浮现出残忍的比尔.塞克斯, 以及死在他脚下的南西。 邻近的一个房子里想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咒骂着什么。然后教堂的钟响了,怪异的钟声在风中传遍整个街道。 我在想那些耳光是否依然让弗洛娜 感到疼痛。 我在想克勒肯夭尔到底离波柔 有多远,以及一个拿着手杖的男人要用多久从那里达到这里。
  
  我兴奋地胡乱猜想着。直到有脚步声从兰特街传来,停在窗外;紧接着是一只狗在低嚎、狗爪刨地的声音,我听到店门的把手被轻轻转动的声音。我从床上跳起来,如果不是有人在狗吠的时候训了它一声,我可能会叫出声来。我才明白那不是剧院里的红眼妖怪,而是我们自家的狗,杰克。它很凶猛。接着传来一声口哨。比尔•塞克斯从不这么亲切地吹口哨。是埃比斯先生。他出门买新鲜的肉布丁作为自己和莎克斯比太太的晚餐。
  
  我听见他说:“多好啊,闻闻这肉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